【黎明逐夜】序 起源

*本文架空,时间轴看心情

 

*杀手组织梗,不喜勿入,文笔渣成狗,更新缓慢→有生之年系列

 

*结局不定,主要讲两个杀手组织之间的斗争

 

*各种设定不符合实际请勿当真,本文出现地名人名事件组织与三次元无关请勿当真

 

*人设来源二次朋友,首发在贴吧,剧情为原创如有雷同纯熟巧合

 

序 起源

 

 

这个世界起源于何时?

 

 

生活在杀戮之中的我们早已忘记何时踏上的这条遍布鲜血的长路,无力的我们终究逃不过命运的束缚,最好的结局也不过就是死亡了。曾经畏惧过后退过但还是将一把把利剑刺向了本来无辜人。赤红色的液体顺着剑尖一直流到地下,空气中弥漫着令人作呕的血腥味,即使在厌倦现在的生活又能改变什么呢?

 

 

夜晚又来临了,梦回的午夜总是会有凄凄瑟凉的声音在耳边回荡,撩起窗帘的一角尽已熄灯安眠。

 

 

月光被乌云尽数挡住。

 

 

看似无人的小巷却传来了连连的话语。

 

 

“既然我都要死了,好歹让我知道你是谁吧。”

 

 

“绯魄蚀离。”声音没有经过伪装和处理,明显是清脆的女声。

 

 

“谢谢。”

 

 

话音未落短刀横在了自称为“绯魄蚀离”女子的颈部,锋利的刀刃贴在皮肤上血液渐渐流出,对方的力道把握的很好应该不是什么普通人,本来看似即将被杀的人也站了起来,颇有意味的笑了笑。

 

 

“端木小姐还是就此收手吧。”

 

 

端木成萱也在此刻惊醒,又是同样的梦从三年前开始似乎就在不停地做重复的梦……

 

 

习惯性的摸了摸手边开了屏幕看了一眼时间才五点多一点,今天是周三端木成萱在总部办公的唯一一天。这一天按照规定任何人可以直接找她处理一切事务,所以这一天顶楼的人会异常的多。

 

 

端木成萱前一天晚上就到了办公室整理资料整理到很晚,最后直接趴在桌子上睡着了,起身之时一件衣服掉落在地上,她勾起嘴角笑了笑眼睛的余光扫过桌子一份文件已经静静地躺在桌边。“纪允嘉”一个名字呼之欲出 。

 

 

能随意出入端木成萱办公室的人不多,纪允嘉就是其中之一,虽然端木成萱没有明显说过纪允嘉在拂柳界的地位,不过但凡有点眼力的人都能看出来纪允嘉不容小视也绝不是一个好惹的角色。

 

 

文件袋的封口线在端木成萱的手指下转了两圈就开了,一份工作报告两个信封被从里面拿了出来,文件和信匆匆翻过端木成萱的表情变化了几次。翻了翻文件和信之后她也明白了,里面也就是苏婉秋在法国巴黎建造分部的进展说明和移交工作以及纪允嘉看法,再次之外就是这两人的请假条了。

 

 

不过这次两人一起请假不由让端木成萱有些犹豫,她转身俯瞰这窗外身在最高层的她处于拂柳界最高的地位,窗户上也映出了她的脸庞。五年前扶持自己的不过是几个人那时大家在一起就像一家人一样,如今自己坐在总司之位上而其他人则是四处分离已多年没有再聚。纪允嘉、苏婉秋两人虽在欧洲部分但在不同的国度也很少相见。沐子兮、淞塍织里、洛柒葬虽在同一分部但也是一年前为了应对血盟崛起才调到一处工作,叶辰夕和韩南兰两人倒是常在一处活动彼此也有个照应。至于……算了不提他也罢,想完这些端木成萱打了电话把秘书叫了过来。

 

 

此事低一层的办公室中有两个人正常闲谈,坐在沙发上端坐的少女长发批了下来合身的联系长裙穿在身上,少女微笑着和靠在办公桌上的少年开着玩笑。

 

 

“纪大大你确定咱们不会白忙活了吗?”少女指了指一旁早已准备好的行李箱。

 

 

“婉秋你放心,就算boss不同意你打着会巴黎的旗号先走然后我随后装作去亚洲视察工作她也不知道啊。”这位少年就是纪允嘉。

 

 

两人又随便开了开玩笑,气氛很是轻松,不久敲门声响起。

 

 

“纪大大我需要避嫌吗?”

 

 

“够够够,开门去!”本来准备开门的纪允嘉听完苏婉秋的话之后又靠在了桌子上,把一副领导者的样子端了出来,本想拆台的苏婉秋也忍着笑配合他把门打开了。

 

 

进门的人苏婉秋不认识,也不知道是自己上上司还是下属,索性就站在一边没有开口。

 

 

“东西给她,对就是你旁边那位美女。我急着出门不留你了,回来请你吃饭。”纪允嘉看清来人后也猜了个大概,拎起了背包。

 

 

来的人也相当给面子东西给了苏婉秋之后就关门走了,两人对视一笑推着旅行箱出了房门。

 

 

我们的故事从这里开始。


评论
热度 ( 3 )

© 苏婉秋 | Powered by LOFTER